致母親|當我的超人母親生病時

  2022-05-14  |  Categories: 娛樂  |  Tags:  超人

文|祖新蘭

在我的眼裡,母親是個超人,因為從我記事開始,母親從來不生病住院,我認為這得益於母親年輕時就在農村務農種地的結果。

時光荏苒,歲月不饒人。今年3月初,80歲高齡的母親,第一次血壓升高引發輕度腦梗住院。當時我一下子懵了,腦子一片空白,一切聽從大夫的安排,檢查拍片、抽血化驗等等繁瑣的手續足足折騰大半天,才順利住進了病房。第一晚上,整整輸了7瓶液體,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藥瓶,唯恐不慎疏漏影響替換下一瓶液體,一直到凌晨2點鐘才輸完所有液體休息。那些天的晚上我基本沒怎麼合眼,因為還要照顧老人上衛生間。就連去餐廳打飯菜我也是一溜小跑,擔心母親在病房有半點閃失。好在母親的病症一天比一天減輕,整整8天,我寸步不離地陪護著母親,經過醫護人員系統的治療,最後終於痊癒出院了。

出院那天,才一周時間,外面成排的柳樹竟冒出一串串好看的綠芽兒,我心情 豁然開朗,母親也長長出了一口氣,微笑著對我總結道:「俺是不輕易得病的人,吃個藥,輸上幾天液就能好利索」,我連連點頭稱是。回到自己家裡,她的心踏實了,睡覺也安慰了。按理說,母親出院後,我在身邊悉心照料,慢慢調養老人的身體是順理成章的事情,可是3月17日,家鄉報告了1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,疫情是命令,我匆匆安頓好身體尚虛弱的老母親,主動請纓去社區執勤。從3月17日第一天開始執勤,一直到小城解除管控那些天裡,整整7天全天連續值班。因為在小區抗疫,只能讓她一個人獨自在家裡,尤其是家裡所在小區2次全員核酸檢測,我都無法抽身,只能委託鄰居照顧著剛剛出院的老母親,一步一個臺階、走一氣歇一氣地慢慢下樓做核酸,自己內心真的是愧對剛剛出院的親人。

撥開雲霧見天日,小城終於有序放開,我可以帶母親外出透透氣了!一個陽光明媚的周末,我帶領母親來到行人稀少的郊外,也體驗一把春天的景色。很久沒有給母親照過相了,花草旁、公園裡,母親像個孩子一樣開心地接近大自然,我給她留下了很多愉快的瞬間,感到無比欣慰,甚至想:只要母親的身板一直硬朗,我願意翻著跟頭圍繞整個小城跑一圈。我還想對母親說:「娘,對您餘生最大的孝順就是陪伴。」

壹點號牛牛的書香小屋

Related News